Featured 文化学术出版

五四百年 | 郭文龍:期待真正的和平崛起与文化复兴

        今天是五四运动一百周年纪念,新加坡南洋孔教会主办《五四运动百年纪念国际学术研讨会——从反传统到回归传统》的国际研讨会。南洋孔教会会长郭文龍在研讨会上致开幕辞如下。         各位来宾早上好!欢迎大家的到来。今天的讲座有这么热烈的反应,可见本地华社对历史的中国和今天的中国是很关心的。         我们很荣幸能邀请到四位大学者来为“百年五四”发表专题演讲,他们是王邦雄、曾昭旭、林安梧、以及颜炳罡教授。他们都是南洋孔教会的学术顾问。         今天讲座的联办单位来自大陆、台湾、香港和新加坡,都是具有代表性的儒家文化团体,可以说是一场既有高度、也有广度的国际学术研讨会。         很遗憾的是,今天大会主宾、香港大学前校长,新加坡国立大学特级教授王赓武教授因身体欠安,不能前来出席与致辞。非常可惜!         在此,我祝愿王赓武教授多保重身体、早日康复!         我国前外交部长杨荣文先生,因为行程无法安排,也不能前来。他有给大会发来一篇献词,等一下会给大家宣读。         众所周知,1919年五四运动的导因,是因为在一战结束後的巴黎和会上,列强欲把德国在山东的权益转让给日本,要中国签下丧权辱国的条约。消息传来,引发了以北京大学为首的13所高校学生游行示威与抗议,掀起了一场全国性轰轰烈烈的反帝爱国运动,高喊出“外抗强权、内除国贼”的口号。         这场反帝国主义的爱国运动後来转化为反传统、反礼教的新文化运动,并引入代表西方价值的民主与科学,也就是所谓的“德先生”和“赛先生”。 (Mr. Democracy & Mr. Science)         当时的五四青年限于自身的不足,行动不免有所偏差,但他们的动机是庄严的、意志是勇毅的、思想是壮阔的。在国家处于内忧外患的危机中,五四青年的抗争其实是来源中国传统文化中“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忧患意识与担当精神。Continue Reading “五四百年 | 郭文龍:期待真正的和平崛起与文化复兴”

Featured 文化学术出版

新加坡前外长杨荣文五四百年致辞:需要一场新的新文化运动

译者:蔡志礼 博士         今天是五四运动一百周年纪念,新加坡前外长杨荣文为南洋孔教会主办的“五四运动百年纪念国际学术研讨会—从反传统到回归传统”发表书面致辞。         以下是书面致辞全文:         经历了一个世纪,世界局势发生巨大转变。过去遭列强蹂躏的中国,如今令列强越来越畏惧,对中国本质的误判,更加深了列强的恐惧感。不像当年帝国列强漠视中国的权益,引爆了五四运动,中国向来都没有帝国殖民的传统,只维护中国认为合法的国家利益。历史的教训让中国了解,奉行帝国殖民主义必自毙。不要干预他国内政,共生共荣方为上策。         在我们庆祝五四百年之际,中华民族应弘扬的五四精神是什么?应该是刚强与纯净的精神。欠缺刚强力量,中国人将再度被欺凌,但是刚强的中国不应怀有报复之心,也不可打压其他国家。中国梦不应是帝国梦,而是以植根纯净心灵为依据的美德。中国的发展必须奉行普世主义,尊重并包容一个多元的世界。否则,中国的崛起将无可避免地导致反中联盟的出现,而最终落得悲惨的下场。         一百年前,五四运动为海内外华人掀起了新文化运动。今日我们需要一场新的新文化运动,让中国的发展造福全人类。我们需要一个超越个人、家庭、亲属、朋友和中国政治,可包容多元文化和宗教,并宣扬“四海之内,皆兄弟也”的新儒家思想。21世纪的儒家思想,必须涵盖越来越综合性和城市化的世界。例如在社交媒体上,“礼”的表现就是一个严峻但必须面对的挑战。文明的社会,不可无礼。单靠法律是无法维系健全的网络空间。         我们需要来一场赛先生(Mr. Science)和德先生(Mr. Democracy)的新辩论。赛先生必须涵盖信息科技、人工智慧和生物科技的革命对人类社会道德的新挑战。德先生有必要认清国内与国际间政治和经济领域竞争的极限。在特定的时空里保持妥善的平衡,是一种政治艺术。          五四百年纪念不只是一个庆典,也是一个严肃反思和落实行动的关键时机。   原文: After a hundred years, world conditions have changed dramatically. China, from being downtrodden byContinue Reading “新加坡前外长杨荣文五四百年致辞:需要一场新的新文化运动”

文化学术出版

Lecture on Confucianism and Christianity (3): Benevolence, Heaven, and God

    On 2nd June 2018, the third and final lecture in an ongoing series on Confucianism and Christianity (“儒家与基督教信仰”讲座) was held in the ballroom of Furama City Centre Hotel. This lecture series, hosted by the Nanyang Confucian Association (NCA), together with co-organizer Xiyao Culture Association, aimed to foster stronger community relations in Singapore byContinue Reading “Lecture on Confucianism and Christianity (3): Benevolence, Heaven, and God”